大发客户端

                                                                        来源:大发客户端
                                                                        发稿时间:2020-06-04 22:43:47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美国三大航司主要分布在民主党地区(图自民航资源网)

                                                                        而从2月初到现在,中美航线只有中国航司在执飞,美国航司想要执飞中国却不批准,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其渲染为一种中国所制造的“不平等”——凭啥你中国能飞我美国,我美国不能飞中国?刻意制造冲突使得中国越发无法批准美国航司复飞,由此可以营造出一种中国“霸凌”美国的印象,从而转移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矛盾。

                                                                        我们可以先简单回顾下从1月到现在的中美航线情况。

                                                                        从5月下旬达美航空及美联航开始销售的中美航班机票及此前外媒报道的航线申请来看,其预期是执行“五个三”(指三倍于“五个一”的航班量)航班。当然在其网站上销售的6月飞往中国的机票,在民航局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只是镜花水月。而美国政府以包机飞行及航线审核等手段威胁中国政府开放美国航司航线时,这事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航线问题了,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CNN援引《纽约时报》报道提到,弗洛伊德在遭遇警方执法时,42岁的霍尔和弗洛伊德曾一同在车里。

                                                                        嘴上说着想复航,然而实际上的做法却是把美国航司给架在中美冲突的火上烤,与复航中国渐行渐远。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但透过现象看背后的实质就会发现,其实有着一定的合理性。

                                                                        “我将永远记得从弗洛伊德脸上看到的恐惧……”谈到乔治·弗洛伊德死前被警方暴力执法,这样的一幕让当时在现场的弗洛伊德一位朋友挥之不去。

                                                                        当然,排除中美之间越发紧张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快的脱钩速度等政治因素,中国也有着充足的理由不批准美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那就是防疫原因。目前美国由于“放弃治疗”的防疫措施,使得美国疫情爆发3个月后依然维持着每日新增两万多确诊的惊人增速,而其188万确诊更是冠绝全球。在这情况下中国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严控境外输入型病例,对中美航线的登机旅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