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姿势!大妈戴口罩间隔5米跳广场舞获路人点赞


而更为虐心的是,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医护人员必须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伦巴第的一些医护人员说,医院无法满足需求,他们的床都快用完了。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

目前,伦巴第政府参考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模式,正在紧急改建米兰市的国际展览中心,预计将可接收约500名重症患者。并且已动员退休医护人员与刚毕业的医学生紧急上岗,护理系许多大三学生获准上阵帮忙。意大利教育部长曼弗雷迪表示,此举可向国家医疗体系释放约1万名医护人员。专家表示,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

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从疫情爆发之至今,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当中50%是全科医生。另据统计,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

3月25日,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发表声明,伦巴第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达妮埃拉·特雷齐(Daniela Trezzi),自杀身亡,年仅34岁,死前她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